当前位置:首页 > 田烨烨 > 正文

“天价锂矿”二度拍卖,首轮竞拍22分钟“闪电战”触及熔断

摘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费心懿 上海报道 经过22分钟“闪电战”,斯诺威矿业二次拍卖的首轮竞拍便触及熔断。 11月25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费心懿 上海报道

  经过22分钟“闪电战”,斯诺威矿业二次拍卖的首轮竞拍便触及熔断。

  11月25日上午10点,四川雅江斯诺威矿业(下称“斯诺威矿业”)54.2857%股权拍卖重启。拍卖平台显示,本次拍卖共有五人报名,起拍价2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本轮拍卖中,实际仅有“V8629”和“J9682”两位买家交替出价。

  其中,竞买号为“J9682”买家每次报价均以最小加价幅度向上累加。经过双方26次交替出价,10点22分26秒,最终由编号为“V8629”的买家在上一轮3.46亿元报价的基础上直接封顶4亿元,触及熔断。

  根据安排,当竞买人出价到本轮拍卖封顶价4亿元时,本轮拍卖自动结束,开启第二轮拍卖,第二轮拍卖达到封顶价6亿元、第三轮拍卖达到封顶价8亿元……以此类推。

  第二轮竞拍将于27日10点再起,起拍价4亿元,保证金8千万元,加价幅度200万元或200万元整数倍。

  由于斯诺威矿业正在破产重整,加上探矿权和股权等方面的明显瑕疵,标的股权错综复杂,风险重重。

  从斯诺威矿业拥有的两座锂矿的探矿权来看,实际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详查探矿权已于2021年6月30日到期,此前己办理三次探矿权保留工作,而能否办理下第四次探矿权仍然是未知数。

  因斯诺威矿业在探矿权证取得及增补矿种阶段涉嫌存在违法、违规事由,相关行政部门正在组织调查工作。因此,探矿权保留工作推进缓慢且存在探矿权灭失的风险。

  同时,因其管理混乱,导致管理人在接收斯诺威公司时存在有关探矿权资料部分缺失现象。

  公告显示,根据初步审查,债权(含已确认)共计16.13亿元。

  而此前5月,因斯诺威矿业被拍出天价而广受资本市场的关注。

  在那场拍卖中,竞买方鏖战5天5夜、历经3448次出价,最终以20亿元成交,是335.29万元起拍价的597倍。由一名叫谭威的自然人拍得,但因其拒绝付款,最终流拍。这也使得二次拍卖的规则制定得更为谨慎。

  此次的竞拍者中,协鑫能科(002015.SZ)、盛新锂能(002240.SZ)、天华超净(300390.SZ)先后公告竞拍事宜,而融捷股份(002192.SZ)、川能动力(000155.SZ)、蜀道集团等也被曝出有意参与斯诺威股权拍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融捷股份、川能动力求证均无人接听。

  11月13日,协鑫能科发布公告称,为完善公司移动能源产业布局,保障电池包有效供给,储备上游锂资源,公司拟参与破产重整案重整相关事项。协鑫能科同时表示,“如本次能被遴选为斯诺威公司重整投资人,并获得斯诺威公司控股权,将有助于公司整合产业链资源。”此前有报道称,协鑫系在今年5月已完成对斯诺威矿业99%的债权以及43%的股权收购。

  11月20日晚间,盛新锂能(002240.SZ)披露公告称,拟参与股权竞拍,而这一事项的议案在董事会上也获得了全票通过。盛新锂能称,“产能规模不断扩大,对锂矿资源的需求亦逐渐增大。”不过,24日,盛新锂能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说明在标的公司存在较高风险的情况下仍高溢价参与竞拍的原因及必要性。

  同时,在本次拍卖关门之前,近年崛起的锂材“暴发户”天华超净在11月24日晚公告,子公司天宜锂业将参与斯诺威股权竞拍,并授权公司管理层具体操办。

  “斯诺威锂矿位于川西甲基卡高原,矿床深度距离地表不超过200米,属露采矿床,锂辉石矿资源储量和品位可靠性高。”天华超净表示。

  多家上市公司竞逐斯诺威矿业的股权,实质是当下锂矿抢夺热潮的缩影。此前,加拿大要求国内企业剥离在加矿产资源,亦有世界锂矿储量最大的国家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试图推动建立类似欧佩克的“锂三角欧佩克”,从而在锂矿价值波动的情况下达成“价格协议”。因而,在海外布局锂资源日益紧缩之下,国内锂资源的争抢将愈发激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