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森新筠 > 正文

“全球安全治理体系急需改革”(深度观察)

摘要: 核心阅读 美国沉迷于维护霸权私利,借助北约这一冷战遗产大搞军事同盟和集团对抗,不仅无益...

核心阅读

美国沉迷于维护霸权私利,借助北约这一冷战遗产大搞军事同盟和集团对抗,不仅无益于解决当下各国面临的共同危机,还损害各国人民的共同利益。

“北约是美国通往全球热点地区的重要桥梁,是建立联盟的现成架构,也是美国力量的倍增器。”美国萨加莫尔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艾伦・多德曾这样描述北约与美国国家利益之间的关系。

自北约成立伊始,美国就一直牢牢控制着北约的领导权。美国通过北约在世界各地制造安全威胁、挑起冲突、发动战争,目的就在于维持其所谓的霸权实力,既震慑对手,又加紧对盟友的控制。美国及北约的霸权行径完全背离世界各国人民要发展、要合作、要和平生活的时代潮流。

“美国自认为在北约中的地位高人一等,并利用这个联盟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美国学者克里斯托弗・莱恩曾在《美国霸权与北约的永久化》一书中写道:“1945年以来,美国一直在追求霸权的路上。”

冷战期间,美国与欧洲主要国家结盟,与苏联展开对抗。冷战结束后,美国继续利用北约机制在世界多地实施干预行动。从科索沃战争到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的战乱,再到当前的乌克兰危机,北约成为美国操纵欧洲事务、推行对外战略、维护自身霸权的工具。

美国智库组织“经济战略研究所”创始人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曾指出:“如果美国不利用北约的基地,又得不到北约的合作,便无法向中东和非洲投送力量。实际上,我们比欧洲人更需要北约。”自1949年以来,历届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均由美国将领担任,北约最重要的军事指挥中心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

美智库大西洋理事会2018年发布的数据显示了美国如何利用北约放大军事力量:非美国北约成员国有185.7万名现役军人和1232.29万名预备役军人;仅法国和英国就提供了联盟30%的弹道导弹潜艇舰队;北约成员国数万名情报人员帮助美国进行情报收集。此外,还有部署在欧洲的大量军事基地、重型武器以及反导系统可供美国调用。正如几位前北约指挥官所总结的:“如果没有欧洲作为盟友,美国就没有希望维持其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角色。”

近年来,欧盟随着一体化加深正在寻求不同于美国的独立的战略利益。美国为了继续维持霸权地位,通过利用盟国对威胁的恐惧和寻求安全的心理来分化它们。很多分析指出,通过煽动乌克兰危机,美国再次让盟国绑在北约的“战车”上。欧洲议会议员赫维・朱文称,在乌克兰危机中,美国扮演着挑起冲突的角色,希望利用乌克兰危机控制欧洲,并阻挠欧洲在安全事务上独立自主。

“美国政策一直游移于督促欧洲分担更多的防务负担和设法阻止其发展独立的欧洲军事力量之间。”普雷斯托维茨一语道破美国对欧洲盟友的“控制术”。土耳其安全专家图尔科尔・埃尔图尔克指出,“美国自认为在北约中的地位高人一等,并利用这个联盟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美国政府及其军工复合体为一己私利挑动战争、制造冲突、遗祸世界”

二战以后,美国形成了势力庞大的军工产业利益集团,或称“军工复合体”,其特点就是发战争财和军备财。在军工复合体左右下,美国搅乱全球和平与稳定,为军售铺路。曾在美国国会工作的反战组织“公正外交政策”执行主任埃里克・斯珀林说,美国军工企业的游说力量不容小觑,相比于外交手段,对抗性的、军事化的应对,更能刺激武器需求,更符合他们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美国非政府组织“捍卫公众利益”发布的数据显示,阿富汗战争持续的20年间,洛克希德・马丁、诺思罗普―格鲁曼、波音、通用动力的股票回报率分别高达1236%、1196%、975%、625%。美国布朗大学近日发布的“战争成本”研究报告显示,自2001年发动阿富汗战争以来,美国军费支出累计超过了14万亿美元,其中的“1/3到一半”落入美国军工企业手中。

当前的乌克兰危机更让美国军工复合体坐收渔利。欧洲多个国家宣布提高国防预算,并纷纷向美国军工巨头下订单,美国多家军工巨头的股价纷纷大涨。据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报道,美国助理国务卿杰茜卡・刘易斯对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表示,对乌克兰的大规模援助一揽子计划(其中包括向盟国拨款40亿美元用于购买美国制造的军事硬件),使得“我们现在有机会帮助其他国家摆脱俄罗斯军事装备”。她强调:“这样做将带来长期影响,可以说是带来机会,我们需要现在就抓住这一点。”

欧盟国家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分别约27%和45%来自俄罗斯。乌克兰危机爆发后,欧盟宣布计划于今年年底前将对俄天然气需求量减少2/3。美国则借机与欧盟达成能源合作计划,扩大其对欧液化天然气出口。有分析认为,此举不仅能使美国向欧洲高价兜售更多美国液化天然气,还为美国油气产业取代俄罗斯、扩大欧洲市场份额提供了机会。

“美国政府及其军工复合体为一己私利挑动战争、制造冲突、遗祸世界。在军工复合体的逻辑之下,战争和冲突是根本需求,西方列强的自身利益正是让战争持续的主要原因。”巴西圣保罗州立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马科斯表示。

“北约给不了纳税人所希望得到的东西,也就是稳定、和平和安全”

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曾指出,美国倾向于参照外部威胁给自己定位,并总在寻找敌人。为了用冷战时期的“遏制”战略维系自身相对实力,美国主导的北约在世界各地挑起阵营对抗、制造紧张局势,严重威胁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其强权政治和霸权行径引发国际人士的广泛批评。

“现在迫切需要摒弃企图按照旧的激烈路线分裂世界的冷战思维。全球南方国家应该反对这种观点,并呼吁所有国家尊重国际法。”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南非办公室研究员农托贝科・赫莱拉日前撰文指出。

丹麦学者、跨国和平与未来研究基金会创始人奥贝里表示:“北约给不了纳税人所希望得到的东西,也就是稳定、和平和安全。我们现在处于自北约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危机中,我们要问一问究竟是谁导致了冲突。”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卡特里娜・范登・霍伊维尔撰文呼吁美国避免“新冷战”,关注自身真正所需。霍伊维尔指出,现在需要的是为世界提供一套安全架构,而且美国不必充当治安维护者――从而限制而不是加剧大国冲突。这将包括恢复军备控制,达成限制武力的新协议,强调解决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问题。在这些问题上,全球合作,尤其是与中国的合作至关重要。

巴基斯坦亚洲生态文明研究与发展研究所首席执行官沙基尔・拉迈说:“全球安全治理体系急需改革。各方要坚定摒弃冷战思维和单边主义,专注于合作发展,世界各国要为繁荣、可持续发展、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目标的未来不断努力。”

(本系列到此结束)

《 人民日报 》( 2022年05月27日 14 版)

发表评论